“黑庄”赵东的币圈往事
发布时间: 2019-09-30 19:55:00
关键字:

赵东是山西人,照他的话来说,“票号生意是200年前山西人的老本行,我接触比特币以后不久意识到,老子天生就是干这个的。“入圈六年,他曾因连续爆仓欠下6000万,后又干起了从挖矿、场外交易到数字币借贷的一系列生意,有人称他“东叔”,也有人叫他“黑庄”,从这些往事里,可以感受到赵东身上的“传奇色彩”。

走进车库咖啡

赵东不是那种有着“光鲜履历”的大佬,他跟清北名校不沾边,大学时还因挂科延迟了两年毕业,但这些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影响,他真正有别于他人的地方,是乐于冒险。

2009年,赵东在一家软件公司写着代码,生活趋于稳定。突然有一天,大学同学金黎找到他,聊起移动互联网的风口,建议一起尝试做一款智能手机应用。当时金黎在诺基亚做系统开发,赵东听了他的话,说干就干。两人利用业余时间,几周内就把软件做了出来,并在塞班论坛上发布了第一个版本,这就是墨迹天气的雏形。短短两个月,墨迹天气的用户达到了惊人的20万,在当年的天气领域脱颖而出,也让赵东这个一心低头写代码的程序员看到了创业的曙光。

2010年,赵东和金黎联合创办墨迹风云公司,有庞大的用户基础做支撑,他们很快便拿到了天使投资。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墨迹天气发展迅速,甚至险些被国家气象总局封杀,原因是对气象产业造成极大冲击,侧面见其实力。

2012年,墨迹天气上线第三代APP,增加了实时全景热图分享和“墨友圈”(主打社交)两大功能,本想着可以增加用户粘性,却没料到用户并不买账,这直接导致墨迹天气口碑下滑。2012年年底,赵东卖掉股份,拿着套现的100万另择出路,同时伴随他的,还有内心的迷茫。但今天来看,这个决定似乎是明智的。

“黑庄”赵东的币圈往事

次年3月,赵东来到中关村创业大街,试图在这里寻找机会。创业大街的尽头,有一家位置和门面都极其低调的咖啡馆,这里每天都聚集了或激情或艰苦的创业者,而这家咖啡馆后来被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写进了报道。

令赵东意想不到的是,当他走进车库咖啡的那一刻,某个转折点马上就要来临。喝着咖啡的吴钢顺口说了一句,比特币买了能赚钱,赵东听了,当时就拿出一万块,买下了均价1000的十个比特币,两周之内,比特币暴涨,他轻而易举地赚了一万块,并用它买了第一部iPhone,看着手里崭新的手机,赚快钱的兴奋感在赵东心里蔓延开来。

如果两个星期就能轻松赚到一万块,对于很多人来说,就不会满足于浅尝辄止。“冷静”下来的赵东开始认真思忖,比特币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并非学经济出身,但是创业者的敏锐让他意识到,如果把比特币和美元的总量相对应,按照最小单位计算,一个比特币的价格正好是100万美元。“我坚信比特币会达到100万美元一个,而当比特币达到100万美元的一个的时候,人类历史上会产生第一个资产过万亿美元的土豪,就是中本聪”,回忆起这段“信仰诞生”的时期,赵东非常直接地说到。

炒币“成名”

经过一段时间的钻研,赵东对比特币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并把它和古代的“票号”联系起来,照他的话来说就是,“票号[1]生意是200年前山西人的老本行,我接触比特币以后不久意识到,老子天生就是干这个的。“

赵东的票号生意,是从赚了一万块以后开始的。

尝到甜头后,他拿出100万一次性买下2000 枚比特币,这比第一次买还要便宜,均价只有500块,当时赵东相信,不久后就会出现一波暴涨行情。果不其然,比特币的价格在2013年最高时曾涨到7345人民币,赵东投入的100万变成了1000万,他整个人在暴富中迅速膨胀。

赵东炒币“成名”

有了一千万在手,赵东充满底气地跟身边的朋友说,“大家跟着我一起炒币,让你在保本的前提下还能获得巨额回报”,出于朋友间的信任,很多人把钱给了赵东,希望真如他所说,在比特币中暴赚一笔。

拿到了诸多朋友本金的赵东,在炒币中更“得心应手”了。

2013年12月5日,央行五部委下发《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比特币应声大跌,从最高6300元下挫至3900元,这对于当年的多数比特币投资者来说,都是噩梦般的日子,但却让赵东“一战成名”。《通知》下发过后,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赵东却果断抄底并迅速在比特币短期回升100美元时卖出,上演了一次完美的币价狙击,不仅没有亏损,还收获了一小波盈利,这为他赢得了在币圈的“地位”,“东叔”的称号由此而来。

还债6000万

“名利双收”后,赵东渐渐地不再满足于单纯炒币,他想自己买矿机赚利润。第一次买矿机他花了4万块,当时4万块其实能买80个比特币,他却只用这台矿机挖到40个比特币,赵东觉得亏了不少。

2014年,赵东拿出400万创办银河蜻蜓投资公司,做起了HashRatio矿机的销售和托管,包括原料采购、生产、大规模部署等一条龙服务。在人脉口碑皆可的基础上,赵东的矿机生意越做越大,后期还开启了联合挖矿募资,巅峰时期在国内拥有四个大矿场,总计约6000台左右,当时算得上数一数二。

赵东的票号生意正在青云直上,但往往意外也来得很突然,而且通常带有毁灭性。

Mt.Gox(门头沟)在被盗85万个比特币以后宣布破产,直接导致比特币暴跌。当恐慌占据整个市场的时候,赵东却沿袭了一贯的乐观,不仅没有割肉平仓,反而持币不动。2月10日,比特币再次闪电崩盘,跌幅超过80%,来不及反应的赵东在当天爆仓超过一万单,800万眨眼间就没了,他又不断加高杠杆,不断盼着奇迹出现,结果以三次爆仓、负债6000万收场。

回顾整个2014年,赵东说到,“(爆仓)只是亏损的开始,实际上我2014年总亏损达到近1.5亿人民币,因为我当年又做了国内最大规模之一的矿场(多次募资)”。

爆仓加上矿场募资失败,赵东头一次感到火烧眉毛的危机。那时每天挖出的比特币甚至连电费都交不起,巨额债务的压力下,他不得不以300万出手了全部矿机,而这些矿机的成本价是5000万。这一切让赵东尝到了生意不好做的滋味,“最艰难的时候,身上只有10万人民币和6000万的债务,而下一个月,我儿子要上小学,还要交5万人民币的赞助费”,每每说起,赵东都笑称自己在“揭开伤疤”。

“黑庄”赵东的币圈往事

2015年,是赵东在币圈“摸爬滚打”的第三个年头,也是“被迫”熟悉规则的开始,接下来,要么跑路,要么自杀,要么继续坚持,他选择的是最难的那条路。

为了还债和养家,赵东不再把目光放到“大项目”上,而是做起了场外交易。“靠我之前积累的信用,一点一点做场外交易,最惨的时候,一单交易不到3000人民币,利润60人民币,最好的时候,一单交易将近一亿美元”,赵东透露,到2015年4月份左右,他经手的比特币场外交易达到20万枚。

赵东的微博名叫“赵乐天”,他是天生的乐天派,行情低迷时也一直笃定牛市会再次出现。后来这种直觉应了验,当场外交易逐步走上正轨时,比特币也在2016-2017年间迎来大牛市,赵东熬了两年,终于把6000万交到债主手中,重回“自由身”。

抵抗“风暴”

2017年早期,比特币呈现整体向上趋势,出于对牛市的预判,赵东又一次“蠢蠢欲动”了。

在亲眼目睹了李笑来参与的1CO项目EOS五天内融资超过1.85亿美元、一个月后市值冲上50亿以后,赵东的内心久久无法平静,一个月后,他创办“DFund”基金,干起了“数字货币投资”的专职。

赵东说,他的投资原则是“不投空气项目,不支持项目操纵市场,力挺项目通过踏实做事带动市场对项目的价值发现”,听起来抽象的东西只要表现在钱上就比较容易理解,Dfund的某期项目中,比特币净收益为620%,美元净收益为2543%。

Dfund做了一年多,赵东觉得不够,转身又成立了“DGroup”,并在后期发展成“D系品牌”,还把当年车库咖啡创始人苏菂也“招入麾下”。他这样解释,“我之前做的事情,比如当年挖矿、OTC、比如DFund,都像是一艘孤立的海盗船,战斗力非常有限,无法抵抗风暴、极容易沉船、也走不远。现在开始做DGroup,远景是成为新大航海时代上一支战斗力极强、又具有抵抗风暴、不会沉船的舰队。”

这艘舰队目前是否达到了预期尚未可知,但在票商赵东心里,信用是商人最重要的理念,他想借此为帆,将舰队驶向更远处。

去年下半年的熊市,为今年涤荡出了很多新的机会,赵东再次发挥出了他的敏锐,以“Renrenbit”APP为载体,做起了数字币的C2C借贷生意。借贷考验信用、资本和运转能力,三者缺其一都很难站稳脚跟。此时的赵东,正在微博上每天例行发布新项目的100%保证金证明,面对大量疑问,“随时公开可查、百分百透明”成了他的口头禅。

“黑庄”赵东的币圈往事

除了为项目宣传,他还热衷于预测行情。对于比特币的周期走势,赵东曾用“春夏秋冬”来比喻,认为春夏秋冬四季对应比特币的每四年(减半周期)。去年7月,在币圈媒体遭受封号重创之前,赵东曾发表过一条微博,“大家都是秋后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当时很多人毫不客气地说赵东是“疯子”,却没料到一个月后,熊市气息悄然而至。赵东因此把2018年视作币圈的秋天,“冬天来了的话,大家连撕逼的兴趣都没有了”,他说。

尽管有预测“准确”的时候,但只要赵东一聊行情周期,很多人还是会提起他曾经连续爆仓的事情,“无奈之下”,赵东只好说到,“我只是提出这个看法,是否正确未来才知道”。

赵东在微博上的确很活跃,观察下来,“黑庄东”、“割韭菜”这样的评论并不少见,很多人把他和“币圈前首富”李笑来相比,喊出了“李老师的币不要买,东叔的项目不要投”的口号,赵东对此并不以为意,他说话直白又经常“爆粗口”,甚至认为那些不懂他投资逻辑的人都应该重新去上个大学,人们对此褒贬不一,却也津津乐道。

多年过去,赵东从一名普通的IT男变成币圈大佬,经历过创业挫折,也曾站在暴富风口,如今亦逃不过毁誉参半,但有意思的是,赵东把这一切都看成不断冒险,他曾借用经济学术语“夏普比率”[2]说到,“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是夏普比>1的事情,不能寄希望于一次成功,而要不断地试错。大部分人做的事情夏普比是0.99,我做的事情虽然成功率只有百分之十,但成功之后得到的回报是十倍甚至一百倍,我的夏普比就是10。“


注:

[1] 票号是清代的一种金融机构,也叫票庄或者汇兑庄,主要以汇兑为主,后来又增加了存款业务,相当于承载了银行的功能。最早的票号出现在山西平遥,后来发展成山西独占的新兴行业。

[2] 1990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威廉·夏普以投资学最重要的理论基础CAPM(Capital Asset Pricing Model,资本资产定价模式)出发,发展了夏普比率(Sharpe Ratio),主要用来衡量金融资产的绩效表现。其核心思想是,投资者在建立有风险的投资组合时,至少应该要求投资回报达到无风险投资的回报,或者更多。计算公式:=[E(Rp)-Rf]/σp(E(Rp):投资组合预期报酬率,Rf:无风险利率,σp:投资组合的标准差)

图片来源:bitcoiner.today


密码财经为您揭开数字币投资的秘密,更多关于中本聪、V神、赵东等币圈人物故事请关注密码财经。

在区块链这片星空中探索、对话、成长。
密码财经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