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楠上市 张楠赓“臣服”
发布时间: 2019-11-08 17:44:47
关键字:

十年蛰伏,区块链终于迎来了“正名”。“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的消息一出,加密市场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沸腾。而不久以后,矿机厂商嘉楠耘智上市的消息传来,人们又一次感到振奋。

提起矿机巨头,大多数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比特大陆。然而当嘉楠耘智冲击区块链第一股时,比特大陆正深陷“创始人夺权”风波,两者一对比,颇有些起落的味道。

嘉楠借东风上市,可以说是加密行业迈出的一大步,然而创始人南瓜张(张楠赓)多年来一直很低调,人们对于其团队状况也知之甚少。成立于2013年的嘉楠耘智,能够在六年的风云变幻中坚持下来并笑到最后,这其中的故事值得我们听一听。

往事

2013年,腾讯科技一篇《23岁少年颠覆比特币制造业:“挖矿”日赚300美元》的报道引起了“轩然大波”,文中提到一名叫郭义夫的年轻人(美籍布鲁克林人),因设计出数字专用集成电路Avalon V1,使得虚拟货币的生产速度超出当时最高端设备的50倍,且提供了更吸引人的性价比,因此在圈子里一举成名。

然而,这篇报道中的一些关键点却有所缺失。Avalon V1的设计者并非郭义夫一人,还有一位当时就读于北航电路设计专业、后来成为嘉楠耘智创始人的张楠赓。两人相识于比特币论坛,对于比特币矿机都有着深厚的兴趣。

2012年,张楠赓29岁,正处于博士毕业前夕,而在此之前,他已经深谙比特币的挖矿原理,并以“ngzhang”的ID现身比特币论坛,向众多bitcoiner展示了他自己设计的FPGA矿机——Icarus与Lancelot。(注:比特币挖矿经历了从个人电脑CPU挖矿到GPU挖矿、2011年进化到区域可编程门阵列(FPGA)挖矿。)

逐渐地,南瓜张在比特币世界里积攒起了一些名气,他对比特币的热爱也在与日俱增。

2012年6月,美国蝴蝶实验室(Butterfly Labs)宣布将研发一种功能远胜当时水平的挖矿机器ASIC,采用65nm制造技术,只做SHA256算法,除此之外其他功能都不要,并接受预定订单。如果研发成功,蝴蝶就有可能借此掌控比特币网络的51%算力。

当时国内做矿机研发的并不多,比特大陆还未诞生,能与蝴蝶实验室“一争高下”的,只有烤猫和南瓜张,两人几乎同时做出了研发ASIC的决定。

2012年8月,烤猫在深圳创建公司,宣布开始制造ASIC矿机,并在国外GLBSE网站上进行公开虚拟IPO,按照0.1比特币一股的价格,发行了16万股,代码为ASICMINER。

而此时,南瓜张的ASIC研发过程却并不得意。新矿机原计划会在年底亮相,现在遭遇了技术瓶颈,可能需要更多时间,为此,他多次向导师提出休学一年的想法,但遭到了严厉拒绝。一边是激烈的矿机竞争,另一边是紧张的学业,进退两难之下,张楠赓做出了叛逆的决定——私自退学。

退学以后的张楠赓,迅速组建起团队,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了攻克矿机的技术难题上。

与此同时,烤猫的IPO进行地很顺利,次年一月,烤猫矿机问世。而17天以后,张楠赓也完成了首款矿机——Avalon 1的交付。(阿瓦隆这个名字,来源于日本动漫《Fate》,指的是最强的防御武器。)

阿瓦隆一推出,便以限量版的形式发售,首批300台,定价1299美元。次年年初,第二、三批相继推出,以75 BTC定价,同样每批只有600台,一经发售便被抢购一空。狂热的市场追捧背后,是阿瓦隆产出的巨大利益。据查证,当时阿瓦隆的算力一天能挖出357枚比特币,按照2013年初的比特币价格计算,一天可收益20多万元人民币。

阿瓦隆引领比特币挖矿进入了ASIC时代,张楠赓从此“功成名就”。他大概也没想到,几个月前还在研发和退学之间挣扎,而现在仿佛命中注定般,路已然在眼前铺开。

2013年4月,张楠赓和好友李佳轩在北京租了一处办公室,成立了“北京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凭借阿瓦隆的人气,初创的嘉楠耘智有如疾驰的火车,一派欣欣向荣。年底,嘉楠战队新增一名股东刘向富,准备开始新的征程。

寒冬

正欲腾飞的嘉楠,迎面碰上了一记重拳。12月25日,央行等五部委下发《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整个行业遭遇寒冬,此时的张楠赓,不得已调整了方向。他将Avalon除芯片(A3256)之外的硬件解决方案全部开源,不再出售组装好的成机,而是专门卖起了芯片。当时很多人无法理解,这甚至造成了众多矿机厂商涌入,分食张楠庚放弃的矿机组装市场,因而赚得盆体满钵,而嘉楠也在这样的局面中被推入了某种被动。说不清这是张楠庚决策失误,还是他在监管环境下的深远考量。

与此同时,对手悄悄入场,以一种张楠赓想象不到的速度。

吴忌寒在成立比特大陆之前,曾买下15000股烤猫股票,在收获了第一个一千万以后烤猫失联,后又预定阿瓦隆矿机未果,于是产生了自己做芯片的想法。2013年年底,比特大陆携第一台采矿钻机Antminer S1亮相,全年业绩飞涨。犹如猛兽入侵的比特大陆,让嘉楠耘智的日子不那么好过了。

2014年初,由于门头沟突遭黑客攻击,被盗85万枚比特币,使得全球交易市场进入萧索,矿机遇冷,厂商隐退。这时的嘉楠,一边要面对币价不断下跌带来的持续亏损,另一边要顶住对手步步紧逼的压力,境况更为冷清。“有没有想过融资?”后来有媒体抛出这个问题,回答的是投资人孔建平,他说,“我也找过很多(投资)机构,那时候,大大小小的机构都没人愿意投,因为当时很多机构认为比特币就是郁金香泡沫。”

融资未果,张楠赓依然在坚持,但进程却异常缓慢。2015年8月,比特大陆开始预售蚂蚁S7矿机,功耗仅为257.3(W/Ths),一推出便大获好评。三个月之后,嘉楠耘智发售阿瓦隆A6矿机,功耗为300(W/Ths)。技术不相上下,比特大陆却凭借时间和性能的一毫之差,迅速抢占了市场占有率的80%。紧接着,比特大陆又推出了迄今为止最受欢迎的S9矿机,这一次,嘉楠耘智被“甩”在了赛道远处。

接下来,要靠什么“扳回一局”,是张楠赓要思考的问题。

野望

张楠赓有个“书生”的外号,这跟他的行事风格有关。人们觉得书生文弱,对任何事都具有理想化的想象和布局。2014年,张楠赓从矿机组装的狂热市场中抽身而退,有人猜测他是不想参与加密产业猛烈的厮杀,而后当比特大陆做起自己的矿池,张楠赓依旧不为所动。

“书生”张楠赓有着孤高、偏执的一面,但在独自战斗了几年以后,张楠赓开始意识到,未来的嘉楠耘智如果想要继续行驶在这片海域,资本就如同风一样重要。

2015年4月,嘉楠耘智开始频繁接受外部融资,并在资本的力量下逐步平稳运行。根据招股书信息,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嘉楠营收分别为0.48亿、3.16亿和13.08亿元人民币,其中2017年的比特币矿机总出货量为29.45万台,占全球出货量市场份额的20.9%、全球算力市场份额的19.5%,而今年年初,相关负责人透露,嘉楠的2018年销售收入达到了40亿美元(不包含纯利润),这份成绩单让嘉楠“保住”了全球第二大矿机巨头的位置。

2016年,张楠赓开始筹备嘉楠的上市计划,过程却极其曲折。

6月,智能电器公司鲁亿通宣布实行资产重组,将以30.6亿元的价格从嘉楠耘智的14名股东手中收购全部股权。不过,在圈内看来,这只是张楠赓的“借壳计划”,而后也因国内监管环境限制以失败告终。

之后的10个月里,嘉楠耘智都没有传出新的消息。直到2017年8月,嘉楠申请挂牌新三板,并四次收到股转公司的征询意见,然而最终依然折戟。

A股和新三板的屡屡碰壁,让张楠赓不得不转变思路,这一次目标是港交所。然而自2018年5月份提交IPO,历经半年沉浮,换来的却是港交所官网显示“嘉楠耘智IPO申请已失效”的信息。

“屡战屡败”的嘉楠耘智,在2019年迎来了转折,这一次,吸引了比往常更多的目光。

3月21日,证券时报报道称,嘉楠耘智已完成一轮金额高达数亿美元的融资。这意味着,嘉楠耘智的市场估值将高达数十亿美元。随后,嘉楠耘智确认了这个消息,并表示接下来会以芯片为入口,在人工智能、区块链生态方面有所布局。

与此同时,好消息对面,也爆发了“隐患”。据工商信息显示,嘉楠的执行董事之一刘向富、监事秦风岭均已退出管理层,内部工作人员透露,高层希望嘉楠耘智专注于芯片研发,不涉猎比特币挖矿、矿池等业务,而刘向富并不认同这种做法,所以选择了离职。

接下来的事情,就如我们现在所见,不久前的10月28日,嘉楠向SEC提交了美股IPO,相比以往,这一次显得底气十足。根据招股书披露,嘉楠耘智定位自己为“领先的超级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未来也将在矿机和AI芯片业务中实现更平衡的组合。

曾经的“书生”,在理想和资本之间似乎取得了一种微妙的连接,即便鲜少露面,在离上市梦最近的这一天,张楠赓也长舒了一口气。


密码财经为您揭开数字币投资的秘密,更多关于嘉楠耘智、比特大陆、矿机、虚拟货币实时行情等资讯请关注密码财经。

在区块链这片星空中探索、对话、成长。
密码财经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