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疑财务造假 区块链人气股闪崩 大股东曾持续转让股权
发布时间: 2019-11-28 10:00:23
关键字:

易见股份(600093),曾经在5天内收获4个涨停板,成为妥妥的区块链人气股

不过,在今日午后,这个区块链人气股,股价跳水,一度跌超9%,量能显著放大,成交额超11亿元。截至收盘,下跌7.8%,报15.15元。

业界普遍认为,易见股份的暴跌,与微信公众号“虎视财研”发布的文章《A股不允许这么牛B的上市公司存在》有关,该文章指出,易见股份存在诸多问题,并直言易见股份旗下的霍尔果斯易见区块链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霍尔果斯易见区块链”),虽为易见股份最大的利润来源,却疑似一家空壳公司。

被疑财务造假 区块链人气股暴跌

10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组织学习,聚焦区块链。不少与区块链相关的上市公司迎来重大利好,易见股份就是其中之一。因业务被认为涉及区块链,易见股份自10月28日起的5个交易日内,收获了4个涨停板,股价累计上涨47.93%,一周内总市值上涨68.78亿元。

区块链人气股

持续涨停之下,易见股份发布了两份风险提示公告,称公司基于相关信息技术,为物流、仓储、航空等行业提供供应链管理业务,目前公司“可信数据池”以及“易见区块”的应用仍处在初期阶段,尚未成熟,从技术应用到商业化效果待市场检验。

今日上午,微信公众号“虎视财研”发布的文章《A股不允许这么牛B的上市公司存在》,文章从公司人均创利、员工薪酬、区块链业务、现金流几个方面分析了易见股份存在的问题。

①净利润奇高。

易见股份前身是和嘉股份,97年的老上市公司,上市后一直业绩不佳。2012年九天工贸(现控股股东九天控股的前身)以3.17亿元收购了禾嘉股份23.57%的股份,实控人变成九天工贸的老板冷天辉。

2014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仅0.35亿,2015年直飙升至3.35亿,2016年6.03亿,2017年8.16亿,2018年8.14亿,2019年前三季度7.77亿!

深蓝财经查询财报得知,2019年前三季度,易见股份归母净利为7.77亿元,同比增长14.72%;但营业收入同比下滑25.99%,为88.14亿元。易见股份称,营收下滑主要系业务模式发生变化所致,公司将部分项目由供应链模式调整为商业保理模式,结算方式上的差异,使得营业收入随之减少。

虎视财研对比了其同行业的公司,公认的供应链行业龙头怡亚通,2018年营收超700亿,净利润只有2个亿;瑞茂通营收381亿,净利润4.75亿,跟易见股份比,通通弱爆了。

②易见股份的年人均创利,堪称A股奇迹。

根据易见股份财报,公司16年底至18年底的员工数量分别是122人、160人、173人,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是6.03亿、8.16亿和8.14亿,平均每个员工每年创造的税后净利润分别是477.88万、511.35万、465.54万。

虎视财研挑选了A股最顶尖的一批企业来跟易见股份PK,选取各家公司18年的扣非后净利润和期末员工数量,粗略测算员工的年人均创利,结果如下:

区块链人气股

易见股份18年员工人均创利465.54万元,大概是贵州茅台的3.48倍,是工商银行的7倍,是中信证券的8.2倍,是其他公司的10倍以上。

③易见股份员工的薪酬,配不上他们挣钱的能力。

公司销售人员的薪酬问题最为突出,2017年和2018年销售人员平均月薪分别是2098.81元和901.81元

区块链人气股

此外,公司的部分高管的薪酬水平也较低,比如财务总监欧亚琳,2016年至2018年的税前薪酬总额分别为10.72万、10.85万、11.95万(18年10月29离职),2016年和2017年税前月薪大概9000块钱,2018年大概是1.2万。董事会秘书徐德智16年和17年的税前薪酬总额分别为10.72万、7.47万(17年9月12离职),税前月薪也大概是9000块钱。

④子公司年净利润2.07亿,社保缴纳人数仅3人

深圳市榕时代科技有限公司注册于2013年11月,初始注册资金10万元,老板叫张哲。2017年4月,易见股份花120万收购了这家公司,彼时这家公司的注册资金是100万,可辨认净资产公允价值大约是150万,也就是说,易见股份是折价收购这家公司。

区块链人气股

之后,这家花了120万收购过来的公司,8个月时间就为易见股份贡献了净利润1.03亿!2018年净利润2.07亿,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6653.5万元。毛利率高达99.9%,销售净利率高达80%。

根据天眼查的数据,该公司2017年和2018年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18人和3人,按照这个数据测算的话,大概1个员工要替公司赚7000万。

区块链人气股

(数据来源:天眼查,企业年报-2017年度报告)

区块链人气股

(数据来源:天眼查,企业年报-2018年度报告)

⑤区块链公司疑似空壳公司

霍尔果斯易见区块链是易见股份2017年10月17日才注册成立的新公司,易见股份直接持股51.61%,通过浙银基金间接持股48.39%,合计持股100%。

2018年,也就是公司成立的第二年,立马收获3.2亿净利润,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高达2.5亿,成为易见股份最大的利润来源。

区块链人气股

(资料来源:2018年财报)

区块链人气股

(资料来源:2019年中报)

但根据天眼查的数据,该公司2017年和2018年根本没有社保缴纳记录。

区块链人气股

(资料来源:天眼查,企业年报-2017年度报告)

区块链人气股

(数据来源:天眼查,企业年报-2018年度报告)

也就是说,这家公司疑似是一家空壳公司,根本就没有员工。

⑥现金流问题

2015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分别是-23.98亿、-31.43亿、-14.49亿、7.46亿和-0.6亿,累计金额-63亿!而同期公司累计归母净利润33.44亿,扣非后净利润30.95亿。

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和净利润金额呈现出巨大的反差,它们之间的差额有近100亿之巨!

文章发布于11月26日晚10点,27日上午,易见股份走势较为平稳,午后股价闪崩。很多分析认为,股价下跌与该文内容相关,同时,也有分析认为该文内容不值得参考。

区块链人气股
区块链人气股
区块链人气股

大股东面临流动性压力 持续卖出易见股份股权

虎视财研的文章存在争议,但易见股份的经营问题,已经对其大股东云南九天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天控股”)产生了一定影响。在前段时间易见股份股价持续上涨的时候,九天控股就在计划卖出公司股份,九天控股对此的解释是为了化解风险,缓解流动性压力。

早在2018年9月27日,易见股份曾发布公告称,由于为子公司提供担保,九天控股持有易见股份的股权,全部被司法冻结。冻结起始日期为2018年9月27日,需要到2021年9月26日才能解冻。而当时,九天控股所持股的易见股份股权,有99.07%正处于质押状态。

九天控股所持股份高比例股权质押和司法冻结,让九天控股难以利用这些股份,持续进行再融资。为了缓解流动性压力,此后九天控股的动作不断。

2018年10月,九天控股将占易见股份总股本19%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了云南有点肥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行使。此后,九天控股终止了上述委托,但承诺放弃上述股份的表决权,直至2021年10月6日。

此后,九天控股在易见股份的表决权比例降至19.11%。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易见股份的第一大股东仍为九天控股,持股比例38.11%,但公司控股股东则为持股29.40%的第二大股东滇中集团,滇中集团是一家国企,实控人为云南滇中新区管委会。

2019年上半年,易见股份经营活动现金流大幅流出,易见股份解释称,公司报告期内的资金主要投向于商业保理业务。截止2019年6月30日保理业务占用资金133.07亿元,较2019年初,保理业务新增加了净投放10.56 亿元,并形成了现金流出10.56亿元。由于此部分投放在报告期内处于业务存续期内,本金还未收回,2019年上半年公司的现金流入仅为利息收入,所以经营现金流净额为负值。

易见股份还曾表示,“近年来监管部门加强金融监管以及金融去杠杆,使公司的融资渠道受到影响,并增加了公司的融资成本。”

由此可见,商业保理业务增加,会增大易见股份的流动性压力,而这种压力显然也会传导到公司大股东。

2019年10月27日,九天控股与上海港通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书》,拟转让其持有的易见股份5%股份,转让价格为11.52元/股,转让价款共计6.47亿元。转让完成后,九天控股的持股比例将下降至33.11%。

上海港通也有国资背景,企查查显示,上海港通的股东和执行事务合伙人是港通(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实控人是山东省国资委。

2019年11月2日,易见股份发布《关于权益变动报告书的补充公告》,公告称:“为缓解流动性压力,除本次将股权转让给上海港通之外,九天控股还将继续转让公司股份,后续转让的股份数量不会超过易见股份公司总股本的19%。”

九天控股通过持续转让股份引入投资者,尤其是国资背景的企业,这有利于公司获得资金支持。

11月8日,易见股份发布公告称,九天控股持的有占易见股份总股本6.67%的股份,被提前解除司法冻结。

11月16日,易见股份再次发布公告称,九天控股为其持有的占易见股份总股本1.16%的股份办理了解除质押手续,但九天控股手中占易见股份总股本36.6%的股份仍处于质押状态。

对于投资者来说,易见股份股价面临的挑战来自“恐慌情绪”还是“实际问题”,需要综合考量。

本文来源: 深蓝财经

密码财经为您揭开数字币投资的秘密,更多关于区块链游戏、区块链人气股、虚拟货币实时行情等资讯请关注密码财经

密码财经不资深编辑
密码财经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