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杨作兴被捕前后:比特大陆上演「赶尽杀绝」?
发布时间: 2019-12-18 16:43:43
关键字:

10月29日这一天,比特大陆爆发了创始人夺权事件,吴忌寒一封措辞严厉的内部信不胫而走,「风头」甚至盖过宣布上市消息的嘉楠耘智,更为巧合的是,当天有传言称比特大陆前芯片总监杨作兴被警方带走。

一个多月过去,这三件事情都各自有了结果,吴忌寒「赢得民心」,得以重掌CEO,嘉楠成功在美上市,尽管股价一路走低,「行业龙头」的位置却是不容置疑,而关于杨作兴的传言也变成了事实,深圳南山区人民检察院发出通告,称杨作兴已被批捕,案由为职务侵占。

还原杨作兴被捕前后:比特大陆上演「赶尽杀绝」?

2015年,比特大陆凭借蚂蚁S7向矿机市场突围成功,两年后又推出蚂蚁S9,一度占据行业的半壁江山,至今仍被称为「一代机皇」。如今,比特大陆「重新起航」之际,S7和S9两代矿机核心芯片的设计者——杨作兴,却被老东家送进了看守所,有人说这是比特大陆「赶尽杀绝」的表现,也有人认为商场如战场,利益之争再正常不过。

然而细究起来会发现,事情的复杂程度远超人们的想象,杨作兴和老东家的故事,不仅耐人寻味,还带有一丝悲壮色彩。

出走比特大陆:股份没谈好

杨作兴毕业于清华核物理系,在进入矿机行业之前,曾经在北京君正担任深圳公司的总经理,做的是CPU芯片。由于供货给步步高,利润分流很大,「价差都被系统集成商赚去了」,于是2014年,他从君正离职,开始寻找下一个方向。

机缘巧合下,杨作兴接触到了虚拟货币,「货币」本身有很大的吸引力,加上挖矿要用到芯片,他便觉得很有意思。同年,一位叫「疯狂小强」的网络作家,写了一部《比特币创富记》的小说,在圈里广为流传,但「疯狂小强」其实还是烤猫矿机的代理商。

经朋友介绍,杨作兴结识了「疯狂小强」,二人交好,不久以后设计出一款「小强矿机」,并迅速组建起了团队,「当时比特币价格大概4000块,小强矿机卖得还不错」,杨作兴回忆到。但好景不长,杨作兴只在小强矿机呆了半年多就离开了,原因是「创业团队全是股东,说话没人听」。

出走比特大陆

2014年10月,杨作兴加入了烤猫团队,第一次尝试用全定制的架构去做矿机芯片,用这种方法做出来的BE300芯片效果很好,甚至超过了当时比特大陆推出的S5。但那个冬天,币价突然大跳水至900块,这批芯片未能流片,迫于种种压力,烤猫消失。

次年三月,杨作兴去了当时还不叫「比特大陆」的迪未数视,两个礼拜后,上海的一个朋友要创业,邀请他去帮忙,无奈之下,杨作兴只好向詹克团提出辞职,但后者看中他的全定制芯片设计方法,极力要求他留下来,杨作兴说,我可以兼职。

「在上海工作的时候,我用晚上的时间把S7的芯片做出来了。本来他们内部有团队在做S7的芯片,两个方案都在竞争,最后我的方案胜出了」,S7的设计过程,杨作兴曾经这样透露。

蚂蚁S7一经推出,便凭借功率优异(1128w/4T+算力)广受市场好评,「比特大陆旗舰机」的称号由此而来,当时很多矿工不惜上网吧包场抢名额,可见其盛况。

比特大陆

杨作兴一直想自己创业,从小强团队离开以后,他曾经短暂尝试过,但因思路尚不成熟而失败,S7流向市场以后,杨作兴又萌生了创业的想法。在他看来,AI芯片是一个很有前景的方向,他有过硬的技术,可以把一款无源无线监控摄像头的芯片成本控制在500块以下,而当时一个摄像头的售价是5000块,加上安装,总费用高达一万块。

对于杨作兴这样一个技术咖来说,找投资、拉合作的确不是擅长的事情,于是他闲下来的时候,就又研究起了矿机芯片,蚂蚁S9正是诞生于此时,他的身份依然是「兼职员工」。2015年,比特币价格一直处于上升阶段,年底迎来了一波行情,这个时候的杨作兴思考到,是不是可以加入比特大陆了,于是开始跟詹克团谈股份的事。

据杨作兴回忆,「从2015年12月份开始,一直谈到2016年5月份,一共谈了6个月,结果詹克团只愿意给我0.5%的股份,他们是按照100亿美元的估值跟我谈的,其实2015年年初比特大陆的估值才几个亿,但是年末就变成了100亿,我当时觉得我的股份太少了」,谈不拢的股份,直接让杨作兴选择了从比特大陆出走。

后来,当人们谈论到「比特大陆失去杨作兴是一件损失惨重的事」时,后者说到,「其实当时吴忌寒想留我,他愿意给我2%股份,但詹克团不同意,他甚至觉得1%都要看我配不配。」

纠纷不止「恩断义绝」

2016年,杨作兴在深圳创办了比特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主打产品神马矿机,首台D1推出以后采用限量发行,功耗比达到45.53W/T,开始在矿机市场抢夺一席之地。

然而此时,杨作兴却遭到了来自前东家的「暗算」。比特大陆称,杨作兴离职以后加入了竞争对手采矿设备制造商比特微,这侵犯了比特大陆的「专利权」,于是对其进行起诉,并要求对方赔偿260亿元人民币(约合38亿美元)的损失(随后减少到38万美元)。

面对突如其来的起诉,杨作兴后来说到,「串联供电这项技术,行业里都在用,但是他们只起诉了我,而且这项技术首先是Bitfury从其他行业借用到矿机芯片设计中来的,烤猫是第二家用到串联供电的矿机芯片设计商,他们之所以没去申请这项专利,是因为这些也不是自己发明的,是借用的」。

2018年8月31日,针对这一案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裁定结果显示,驳回原告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原告算丰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起诉。历时一年多,杨作兴胜诉了,而比特大陆也没有再继续上诉。

但从后面发生的事情来看,杨作兴不是唯一一个被前东家起诉的员工。

今年六月,比特大陆起诉了前员工、币印矿池联合创始人潘志彪、朱砝、李天昭三人,理由是三人因创建币印矿池违反了竞业协议,对比特大陆造成了直接和间接的损失,并要求潘志彪一人支付430万美元的赔偿金。消息一出,比特大陆被推上舆论风口,几位币圈老人为潘志彪不平,@比特币星空称其「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还原杨作兴被捕前后:比特大陆上演「赶尽杀绝」?

据了解,在被比特大陆起诉之前,潘志彪等三人曾以「比特大陆未按照约定支付赔偿金」上诉过,并希望能从竞业限制协议中解放出来,这份竞业限制协议的内容包括,潘志彪在24个月内不能从事比特币矿池相关工作,作为补偿,比特大陆需要在潘志彪离职之后每月给他支付2780美元的赔偿金。

还原杨作兴被捕前后:比特大陆上演「赶尽杀绝」?

2017年11月,从比特大陆离职后的潘志彪等人创建币印矿池,按照协议约定,并没有提供比特币挖矿相关的业务,直到2018年7月,才挖出了属于币印的第一个区块。半年多以后,币印成为了继BTC.com和蚂蚁矿池之后的全球比特币挖矿算力排名第三的矿池,比特大陆以此为由,要求币印把他们的「挖矿利润」赔偿给比特大陆,这就是430万美元赔偿金的来源。

大部分人的观点是,如果比特大陆在潘志彪离开后一个月内没有支付赔偿金,这也就意味着比特大陆放弃了自己的义务,潘志彪自然无需再履行协议。对于这件事情,比特大陆表示,在法院的判决结果出来之前,不方便进行评论。

不管是对于今天身陷囹圄的杨作兴,还是曾经吃过亏的三位前员工,比特大陆在任何时候似乎都没有表现出「温情」的一面,人们猜测,在行业巨变、矿机飞速迭代之时,比特大陆这一系列举动,有「赶尽杀绝」之嫌,毕竟霸主地位易得,但要想守住太难。

12月7日,比特大陆在成都闭门召开客户答谢会,推出「分期付款」、「矿机期权」、「联合挖矿」三板斧,意欲冲击熊市销量,同时为挖矿和金融结合打出一条通道。当天棕榈泉费尔蒙酒店内灯光闪耀,预示比特大陆将重新起航。

而不为人知的是,7日凌晨,神马矿机在官方微信中紧急发布了M30系列矿机问世的消息,似乎寄希望于「夹缝求生」,而神马最终走向何方,在杨作兴得以发声之前,都会是一个艰难的谜题。


密码财经为您揭开数字币投资的秘密,更多关于杨作兴被捕、比特大陆、区块链公司等资讯请关注密码财经。

在区块链这片星空中探索、对话、成长。
密码财经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