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减半?数字货币从业者减半
发布时间: 2020-03-19 10:00:23

就在前不久,投资者们还在讨论着比特币减半,做着各样减半行情的美梦,而如今,价格下跌导致的不止是资产减半,还有数字货币从业者的减半。

大崩盘

2020年3月9日,在经历了前两日比特币价格从9200到7700的急速下跌后,认为盘面已经企稳的数字货币投资者万万没有想到,3天之后,也就是3月12日,数字货币行业将迎来历史性的大崩盘。

这是一次足以载入史册的崩盘,24小时内比特币价格跌幅超过40%,其他数字货币从50%的腰斩到80%的脚面斩比比皆是,全网爆仓金额超100亿,霎时整个币圈呜呼哀哉,众多的微信群开始传播港剧《大时代》里股灾后爆仓的丁蟹父子跳楼的视频,仿佛一个时代已然终结。前些日还在做着“减半行情”美梦的投资者们,如今不得不面临“资产减半”的结局。

《大时代》结局画面

然而,比资产减半更致命的是从业人员的减半。粗略估计,这一次的断崖式下跌,将导致数字货币从业者数量的第二次减半。

第一次人才减半潮

2017年12月17日,比特币触及了19890高点后开始迅速回落,当时认为只是“技术性调整”的我去问一位债市大哥对于比特币价格的看法时,他说会跌到10000点,腰斩,我问之原因,答曰:“对半砍是人类最容易做的数学计算。

随后,比特币开始漫漫的下跌之路,整个2018年,数字货币从业者们,从亢奋上头,到满怀信心,到心怀理想,再到最后的失望离场。这是数字货币行业从业人员的第一次减半。

在这之前,数字货币价格有涨有跌,但规模远远不足以形成一个“行业”,直至2017年,这个由1CO驱动的牛市,彻底引爆了人们内心深处对暴富的幻想,开始涌入这个行业。一时间,无数的热钱和创业者开始前仆后继地涌入,围绕1CO的产业链遍地开花, “区块链+Everything”的项目,投资机构,孵化机构,财经媒体,1CO平台,数字货币交易所……应有尽有。很多我们现在叫得上名号的企业,都诞生于2017年那个草莽年代,包括我们自己——区块方舟。所有人都打满了鸡血,这一情绪在徐小平一声“区块链”革命的号令下达到了顶点,夜夜三点不眠,争着与时间赛跑。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被“泄露”的聊天记录

当所有人都被这种乐观盲目的情绪冲昏了头脑的时候,殊不知熊市已然到来,那些在比特币2万刀时喊着“一币一别墅”的口号的年轻人,在风险来临时浑然不知,仍然热血亢奋,直到繁华褪却,才幡然醒悟。

复盘2017年的场景,我们发现,整个行业的财富大部分来源于对“暴富”的执念,当这个信心盘游戏持续扩大时,无数人的钱只充值,不提现,才将这个故事越讲越大。大多数的从业者,既整个行业生态的构建者,也是市场的参与者与投机者,投资机构和孵化机构早期帮助项目方“编造故事”,从白皮书到站台人员,从众筹金额到上线交易所,每一个环节都有人割一茬,而他们所有的资金,追根溯源都来自于被这个“故事”吸引的热钱。2018二级市场崩盘以后,故事不再,信心不再,一级市场随之崩塌,市场的资金开始撤走,这些企业也就犹如多米诺骨牌一般潸然倒下。

当然,市场内不乏有人尝试着新的故事和玩法,希望能借此力挽狂澜,张健“交易即挖矿”的Fcoin,用DPOS和超级节点套住了众多大户的EOS,还有DApp,STO等等,但都无一例外,还未掀起波澜就被宣告死刑。随着比特币的每一次反弹不及前期高点,熊市的恐慌开始蔓延,最终,那些幻想着借数字货币/区块链翻身的从业者们,一分钱也没捞着,反而赔进去大半身家,不得不失望离场。到了2018年底,比特币价格从年初的20000刀跌至3000刀,无数山寨币几近归零,数字货币行业迎来了至暗时刻,项目方/交易所/投资机构纷纷破产,一代机皇S9论斤卖,行业分崩离析,那些扑克牌上的大佬们,引导我们进行“自我修养”的老师们,和立志改变互联网行业的创业者们,大都随着价格的崩盘,悄然离开了这个行业,重新寻找下一个圣杯。

第二次人才减半潮

一个行业若需蓬勃发展,必然需要大量人才的引入。资本逐利,而人才亦是如此,我们抛开“去中心化”的理想不谈,世界上大多数人所向往的,仍然是中心化的金钱。除了极少数信仰“自由主义”和去中心化的“加密朋克”们,数字货币行业引以为傲的“暴富”梦想才是吸引众多人才前来的原因,当这个梦想失去了依托,大部分人才也就不得不离场,去寻找新的梦想。

留下来的人,终于熬到了2019年的复苏,行业出清后,留下的人重新构造了新的垄断格局,以三大交易所为首的交易所们重新迎来了自己的春天,左手IEO,右手加杠杆,美女CMO把数字货币重新推到了人们的视野中。相比于百花齐放的2017年,2019年的从业者们更加集中在了数字货币交易所。随着10月24日区块链被列为国家战略,产业区块链也一改原来“链圈”吃不饱饭的惨象,成为了一块巨大无比的蛋糕。

沉寂的群开始活跃,伴随着嘉楠耘智在纳斯达克上市,火币OK港股借壳上市,区块链的前景似乎一片光明。在吴忌寒重新掌控比特大陆大权的那天,无数人激动地发着朋友圈“回来了,都回来了”,仿佛牛市就在前方。尽管19年的下半年,比特币价格仍在持续走低,但市场的信心伴随着比特币产量减半的日子临近,变得越发狂热。

这样的狂热带来的结果是无数人开始加杠杆,场内有丰富的衍生产品可以让人尽情梭哈,场外也有矿机商允许抵押比特币借出法币继续买矿机或支付电费。

需要注意的是,整个2019年,数字货币行业,或者说区块链行业,除了年初资金盘带来的一丁点人外,并没有太多新鲜的血液。交易所的火热和杠杆的加持推动着币价上涨,这让场内人开始重拾信心,逐步加仓,大部分的行业从业者,同时也在场内配置了大量的数字资产,更有部分交易平台开始发放平台币作为薪酬,把公司员工包裹在这场狂欢中。

与18年不同,这一次,场内的大部分人都是行业的从业者,他们认为自己是理性的且有信仰的,2020年开年前两个月的上涨正好印证了他们自己坚持这条路的正确性。但人算不如天算,新冠病毒的全球性爆发彻底点燃了市场的*****,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危机让海外机构开始不计成本地抛售数字货币,这让原本没有新增资金的数字货币市场变得雪上加霜,开始踩踏,最终在3月12日这天崩盘。

这一次的崩盘让大多数数字货币市场的参与者血本无归,即使有小部分做空的人赚的盆满钵满,但3月13日凌晨的再一次下杀让这些“大空头”头上抹了把冷汗。“当系统性危机发生的时候,没有人能够幸免。”随着比特币逐渐跌破挖矿成本,人们开始担心行业的根基受到动摇,如果继续跌下去,场外杠杆面临清算,行业将面临彻底的大清洗。

如果比特币在目前的价位持续一段时间,或者反弹后再次迅速下跌,可以预见的是,数字货币从业者将再次减少,如果看不到希望,那些仅存的信仰者们也将所剩无几。

敢问路在何方?

数字货币从业者的减少,对于行业的发展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尽管“比特神教”一直鄙夷着其他山寨币,但毋庸置疑的是,百花齐放的市场才能有更多的创新,行业的创新必须有人不停地试错。当有资本愿意为创业者提供试错成本时,或许错误变得廉价,但更值得期待的是新鲜事物的诞生;但资本不愿再投入到这个市场,就连最底层的支持者也开始撤离,那行业的兴旺也就无从谈起了。

数字货币的应用在20年初回到了交易本身,无论是中心化交易所的扩大垄断,还是去中心化的DeFi和DEX,都是在围绕着交易本身做文章。或许这是未来长期存在的一个方向,随着金融衍生品的完善,“鲸鱼”的抛售,数字货币从原来裹挟着“下一代互联网”的创新革命,逐渐变成了交易的商品。尽管“暴富”的梦想不再,巨幅波动给交易员们带来的仍然是一笔可观的收益。

另一维度上,比特币底层的逻辑尚未改变,其仍然是世界上最好的避险资产之一。当然,避的并不是相对法币贬值的险,而是主权国家法币增发的险,和个人对资产所有权的险。尽管黑天鹅事件频发,比特币的价格历经数次巨幅波动,但其底层的逻辑从未改变,这是他能继续存活下去的原因。

加密货币行业呢?随着Libra进一步妥协,我国企业开始向着无币区块链发展,各大公链上线即破发,跨链系统不知跨向何方,行业似乎到达了冰点。全世界的“加密朋克”们是否还有继续创造新世界的动力?诞生于上一轮经济危机的数字货币能否挺过这一轮的经济危机?我们作为行业中的“当局者”,无法预测,只能继续期盼如此。

本文来源:区块链方舟– Warren船长

如果比特币价格持续下跌,数字货币从业者将再次减少。密码财经专注加密货币人才、加密岗位等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相关资讯。

密码财经不资深编辑。联系方式:Mimacaijing2018
密码财经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