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一:精彩属于疯狂的人,我只是其中一个
发布时间: 2018-12-28 15:43:39

提起何一,币圈应该无人不知,作为 2017年币圈年度十大人物唯一上榜的女性,何一的经历可谓“魔幻”,有人评价她是“霸道美女总裁”,有人质疑她是花瓶,她亦坦言之,“是不是花瓶又有什么关系呢,过了三十岁被称为花瓶已经是很大的褒奖“。

何一:精彩属于疯狂的人,我只是其中一个

“币圈一姐”何一

一、旅游卫视主持人到OKcoin副总裁的跨界

何一的专业是教育心理学,曾在大学里就职艺术系的班主任,后从事过心理咨询师行业,2012年又去了电视台做节目主持人,主持《美丽目的地》、《有多远走多远》以及《北京新发现》等节目,由于经常出外景,跑遍了大半个中国,这磨砺出了她温和又坚韧的性情。

2014年,何一辞去主持人一职,毅然投身币圈,成为比特币交易所Okcoin的联合创始人。当时币圈并不大,真正了解比特币的人也不多,何一加入Okcoin之后,担任副总裁一职,全权负责交易所的品牌建设。经过努力,OKCoin交易所拿下了当时近60%的市场份额,一度成为国内最顶尖的交易所。

在Okcoin的日子里,是何一在币圈崭露头角的重要时期。凭着熟练的媒体经验和市场营销,一路过五关斩六将,何一很快打响了Okcoin的品牌,同时逐步为 “币圈一姐“的地位累积了名声和基础。

2015年,由于和Okcoin东家徐明星之间产生了矛盾,何一提交了辞职申请书,自此离开Okcoin,两年的币圈生涯暂告一段落。

OKcoin当时的“三剑客”徐明星,何一,赵长鹏

二、一下科技高管到币安联合创始人的蜕变

从Okcoin离职以后,何一没有马上进入下一家交易所,而是拾起老本行,当起了互联网的女神高管。2016年,一下科技创始人韩坤找到何一,伸出了橄榄枝。一下科技完成D轮融资后,仍旧没有市场部,考虑过后,何一加入了一下科技,并开始统筹市场业务。何一在一下科技做的最重大战略就是一直播,直接拉升了一直播在整个直播行业的格调,并带动了一下旗下秒拍、小咖秀等视频形式的大火。

2017年8月,何一发表《赶在30岁重新出发》一文,宣布从一下科技离职,同时加盟币安(Binance),担任Binance的联合创始人、CMO和Binance的董事。消息一出,币安币BNB和刚上线的比原币交易量激增,交易量排名跃升全球前十。币安CEO赵长鹏也是此前何一在Okcoin曾合作过的伙伴,时隔两年,何一带着更完善的自己重新“杀回“了币圈。

职业基本两年一换,普通人看来也许过于“动荡”,对此何一坦言,“我尝试过很多工作,但都觉得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内心总觉得想要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希望能够在社会发展的过程中起到一点点作用。”

何一在一下科技

三、币安领跑全球交易所,“一姐“实至名归

2017年7月,币安交易所正式上线。同年12月18日,币安单日交易量超过30亿美金,当日交易量问鼎全球首位。

作为主打市场的运营官,何一利用一直播的经验,把直播引进了币安交易所,通过直播撒币,直播奖励奔驰、宝马、玛莎拉蒂等豪车的营销行为,使得币安短时间内用户量激增,为保证服务质量,甚至不得不暂时关闭注册通道。何一的公关能力亦派上了大用场,2018年3月7日,币安被盗掀起波澜,多种加密货币暴跌,币安也不得不暂时停止了提币,这次危机对币安打击极大,币安的安全性受到广泛质疑。何一有条不紊地处理了这次危机的公关问题,帮助币安把损失降到了最低。

何一一直以“币安首席客服”自居,此言非虚,币圈的各大微信社群中经常能看到何一的身影,有时是为用户耐心解答关于交易等问题,有时针对币圈乱象发表一些自己的想法,无论是币安用户还是散户,对何一“币圈一姐”的地位都表示认同。

谈及为何加入币安,何一如此回应,“相比之前的团队,币安的特点更国际化一些。而比特币发展所处的不同阶段和行业环境也造就了两个团队不同的风格,也会创造出不同的成绩……其实不管是在过去还是在现在,我对于合作伙伴都是非常挑剔的,所以他们一定在某一些领域有比较擅长的地方。我重新回到币圈,就像站在兄弟们的肩膀上,我相信我会做得更好,把币安带到一个新的高度。”

币安CEO赵长鹏与联合创始人何一

四、对币安几点传言的回应

币安回国问题

自从2017年“9.4”过后,国内多数交易所都迁往了国外,币安也不例外地在日本“定居”下来。很多人问,币安是否有回国的打算,何一回应说,“币安是一个真正的联合国(式公司),员工来自超过三十个国家,而且都是在全球分布式办公。其实不存在全球化布局,因为币安一开始就是一个非常全球化的公司。但迁往海外并不是在逃避监管,而是在降低系统性的风险。因为总有一些国家是支持数字货币交易这个行业,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在这些支持数字货币交易的行业的国家拿到当地合法的牌照,然后进行落地。所以我们对于所有欢迎落地的国家,我们都愿意去做、去尝试。”

国内现在的政策非常清晰——不支持数字货币交易,所以无论是做法币交易还是做币币交易,目前来看中国是不支持的,币安回国与否,也不能早下定论。

币安未来会做法币交易

目前币安以币币交易为主,实际上大多数交易所都还不能做法币交易。何一认为,法币交易将来会做,但是前提条件是合法合规,然后符合对应的国家的监管政策的情况下去做。对于在中国开设发币通道这个事情是存疑的,但是国际的发币通道已经进行比较顺利,包括马耳他、百慕大等。

 “买岛建国“

“买岛建国”在何一看来是荒谬且无伦理的,她说到,“2013年那个时候确实有一帮无政府主义者,在线上发起过这么一个项目,最后结果证明是个骗局,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买岛建国这个事,会被安到了币安身上。这个事情本身就是是一个非常荒诞的一个笑话,最后被套用到我们的头上。所以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不存在说买岛建国的这个事情。但有一些小的国家,本身有非常健全的经济体制,他们希望在金融科技领域得以发展,那么币安愿意帮助他们在区块链领域,完成它的快速迭代和在行业得到特殊位置。”

bnb的角色

币安币(bnb)是币安交易所自己发行的代币,也可以被认为是币安的一种特殊token。但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币安做到了现在这样的地位,还需要靠发币来维持吗?何一解释说,“bnb扮演的角色其实就是我们系统的通用积分。过去是用钱去充值,可是在我们整个生态系统里面,是用bnb进行充值。”也有人质疑,币安发布BNB,是不是割韭菜的象征?何一回应说,“我们内部反复强调都要保护韭菜。有的人认为说韭菜是一个负面的词,其实币圈韭菜就是代指所有持币的人。长期来看,我们是希望币安像比特币一样,变成一个自循环的系统,在这个区块链和数字货币行业里面,能够做好自己的价值资产的管理和流转。”

14年进入币圈,如今四年有余,很少有人能够在如此短时间内从一个毫不专业的“小白”变成人人称道的“业内一姐”,而何一做到了,用她自己的话来形容这四年的嬗变就是,“这个世界永远比你想象中疯狂,比科幻片更科幻,精彩属于那些疯狂的人,而我只是其中一个。”

专注挖掘新鲜有料的区块链行业新闻
密码财经微博